<noframes id="vv7vt">

      <pre id="vv7vt"></pre>

        <pre id="vv7vt"><ruby id="vv7vt"></ruby></pre>
        評論 | 千元一斤的荔枝,搶走了什么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7-18 來源:光明網

        前幾日,有網友發帖稱,北京某商場“增城掛綠”品牌的荔枝每斤售價高達1049元引發熱議,有評論笑稱“雪糕刺客”終于遇到了“荔枝悍匪”。

        每斤荔枝超千元,而兩顆“掛綠”荔枝就開價從140-198元不等,一位上海的水果經銷商還說,想買“掛綠”需要趁早訂購,“等到貨才買就來不及了”。這樣的銷售景觀,豈止是“活久見”,簡直就是沒道理。

        荔枝是廣受歡迎的夏季水果,如果再往歷史深處看,更有不少文化的加持,諸如“一騎紅塵妃子笑”“新雨山頭荔枝熟”“日啖荔枝三百顆”等等,詩意蘊藉,讓人會心。

        只是,再華美的篇章,再嬌嫩的口感,仍不過是一種水果而已。動輒千元一斤,顯然有些過分了。更不要說,把兩顆“掛綠”放在木盒之中、絨布之上,即便不好說是“買櫝還珠”,至少也是價格與價值的偏離。

        我們知道,一種商品的定價,涉及到產品本身品質、定位、渠道等供給方的因素,也涉及到需求方在不同場景下不同的價格期望的消費心理。以荔枝為例,“物以稀為貴”固然是一個制約因素,但交通環境的加快提升,使得商品運輸早已不是問題??梢?,變量仍在于消費心理。只要在消費者這個環節多制造一些需求,事情就會起變化。

        有人說,目前的天價荔枝,那是市場供求關系的呈現,明碼標價,愿買愿賣。這當然也可以理解。但問題是,如果這不是真實的供求關系,而是經過刻意操弄出來的一種需求虛熱呢?

        在移動互聯網日漸發達的今天,人們的消費早已不僅僅是個體的行為,動輒就“曬”,時刻關注,使得人們買什么、花了多少錢等私密行為,帶有了某種公共性、炫耀性。這也導致很多人的消費,被放置在公共平臺打量。

        比如,在一些社交平臺,有人說,“掛綠”已經取代車厘子,成為新一代財富自由的象征。這樣的話語表述方式,就是一種訴諸消費者精神層面的炒作。不排除其中有調侃的成分,但根子里仍是一種推銷,意在營造渲染一種情緒與氛圍,誘導消費者入彀。

        順應這樣的虛熱需求,諸如“雪糕刺客”“荔枝悍匪”等等現象,自然就應運而生。這中間,當然包裹了商家的小心思,卻也折射了社交中的炫耀性消費心理。這樣的價格與價值偏離,并不足取,更多不過是曇花一現。今天還放在絨布小木盒里,明天就爛大街了。日前就有媒體調查發現,四川省瀘州市合江縣一種名為“帶綠”的荔枝,前些年也曾賣出過千元以上的天價,但如今30元錢就能夠買到一斤。

        這種從“悍匪”到尋常百姓的變化,一方面得益于當地發展荔枝特色產業、提升產品量質的努力,也與之前那種炒作噱頭難以為繼有很大關系。

        無論口感多么好,荔枝都是用來吃的。品質好一些的農產品,價格高一些,本身并無不妥,但如果完全無視市場,漲到如此令人驚嘆的價格,無疑走得太遠太偏了,也不可能持久,更不可能真正增加農民收入。畢竟,大量溢價流向了流動環節。

        說到底,千元一斤的荔枝搶走的是消費者對市場的信任,以及正常的消費意愿。讓荔枝的價格逐步回歸理性,一個讓人放心、安心的消費環境才能持久。

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      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山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② 本網未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中山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        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中山網聯系。
        聯系人:陳小姐(電話:0760-88238276)。
        村长扶着小萍的腰猛的挺进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v7vt">

            <pre id="vv7vt"></pre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vv7vt"><ruby id="vv7vt"></ruby></pre>